紅不啦嘰 – Cozy Crimson

生命凝結在每個凝望著的露珠裡,望著那清澈,也望著自己 ……波光粼粼中,永遠透露著希望……

生存之道:偷窺哈姆雷特(European House)

Filed under: 戲劇迷 — 九月 6, 2009 @ 12:07 上午

  該怎麼說呢……
  這是一部很具象的表演
  導演開頭時就說明:看不下去的人大可隨時起身離開。

  一棟平凡的歐洲住家,上演了一家之主駕鶴西歸的戲碼,親戚晚輩齊聚一堂悼念,如果不是劇名提示哈姆雷特四個字,一般還真的不會聯想到莎士比亞筆下的鉅作。

  佈景是如上面照片所示一棟三層樓的建築,用特殊的透明玻璃隔開劇中角色和觀眾,觀眾可以對於裡頭的事情一目了然,但玻璃內側是鏡面處理,所以演員們卻完全看不到觀眾,可算是名副其實的偷窺。

  全程沒有任何對話,只有動作,從管家洗碗的橋段開始,鋪陳日常生活的細節,極其瑣碎之能事,考驗觀眾的耐性,彷彿如同現實生活的實境秀:很多時候是很無聊的,前半小時都處於相當遲緩的狀態,觀眾都在等高潮來臨,一直到失去丈夫的女性角色偷情,繼而憤怒,轉而大哭,最後釋懷大笑,終究歸於平靜,喪夫的兒子也藉由頻頻出現的紙條,恍如豁然開朗,劇末眾人在一名女性客人的舞蹈中緩緩離去,留下一屋子的空寂與冥想,並打上字幕,點出全劇訴諸的想法:思考人生的目的,在每日看似平凡的日子中到底在追求些什麼。

  劇末演員和導演有進行小型座談會,對於這齣完全沒有對話又充滿日常瑣事的劇碼,導演直截了當點破那就是很多人的生活現況:不知所謂過生活,從來沒有思考過,如同哈姆雷特的to be or not to be,生存與否,就在於是否賦予意義,或許有人看這齣戲會看得無聊想要離開,就是因為看到每天自己的鏡射,生活中就只剩下無聊二字。至於所謂的意義,劇中並沒有點出,整場戲都沒有語言,就是要留下想像的空間給觀眾思考,角色間的對話、衝突、情感、領悟等等,最終還是要回歸到自己如何定義這一切,轉而思忖如何定義自己的人生。

無迴響 »

No comments yet.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 TrackBack URI

Leave a comment

Line and paragraph breaks automatic, e-mail address never displayed, HTML allowed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(required)

(require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