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不啦嘰 – Cozy Crimson

生命凝結在每個凝望著的露珠裡,望著那清澈,也望著自己 ……波光粼粼中,永遠透露著希望……

每週一劇:悲慘世界(Les Miserables)

Filed under: 戲劇迷 — 七月 25, 2007 @ 7:23 上午

  沒看過都有聽過,「悲慘世界」(Les Miserables)可說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歌舞劇,改編自雨果的知名著作,海報上孤苦伶仃的小女孩成為人們心中的天使,男主角Valjean的形象更是根深蒂固,唱出了扣人心弦震撼人心的Bring him home,一場史詩般的壯闊劇碼濃縮在兩個多小時中,內容之豐富,劇情之感人,成為倫敦西區最長壽的戲劇,今年已堂堂邁入第二十一個年頭,可以說是歷久彌新,依舊吸引大批人潮前來觀賞,更在三十八個國家演出過,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多人看過的經典劇之一,現在就帶大家進入故事發生的十九世紀初吧。

  故事一開始敘說男主角 Jean Valjean因為偷麵包而入獄,假釋後儘管努力找工作卻都還是遭人歧視,某日他來到一座教堂的門前,主教不但收留他請他吃晚飯並讓他過夜,但他卻趁晚上教堂人員睡覺時偷了銀器餐具逃走,當然不一會兒就被警察逮住抓回教堂,原本以為主教會大怒叱責他,主教卻出乎意料告訴警察說這些銀器本來是要送給Valjean的,所以他不是竊盜。等到警察離開後,主教要Valjean善用這些銀器,Valjean聽了之後大徹大悟,下定決心要洗心革面。

  八年後Valjean改名換姓變成市長和某間工廠老闆,工廠裡有個叫員工Fantine的女工因小錯而被趕出工廠,由於急著賺錢替體弱多病的女兒Cosette養病,最後只好到街上招客,卻因拒絕某位客人的毛手毛腳而被人找警察處理,正當在要被警探Javert逮捕時,身為市長的 Valjean現身要求送Fantine到醫院去,此時一輛馬車翻車,有個人被壓在馬車下,Valjean為了救人便使出神力把馬車扶起,這個舉動卻引起了Javert的注意,因為他就是當初假釋Valjean的警探,長久以來都在追查失蹤的Valjean,在他的記憶中,只有罪犯Valjean有此怪力,Javert不禁懷疑市長即是當初的Valjean,但此時有另一位 Valjean已遭到拘留,所以便排除Valjean的可能性,而Valjean因為過意不去有人替他頂罪終究還是選擇自首,入獄之前他得知Fantine病危,Fantine託付他幫忙照顧她女兒Cosette。Valjean因此哀求Javert給他幾天時間去探望Cosette,沒想到慘遭拒絕,無可奈何之下,Valjean只好逃走去找Cosette。Cosette被寄養在Thenardier夫婦的住處,原本是他們的搖錢樹,後來Valjean出高價將Cosette帶走。

  九年後,Cosette女大十八變,某一天跟Valjean出去,被變成乞丐的Thenardier先生發現而遭搶,身為警察的Javert出面解決的同時也認出Valjean,在一旁的革命軍有為青年Marius也因此注意到Cosette,便要Thenardier的女兒Eponine去幫他查出Cosette的住處。喜歡Marius的Eponine查出Corsette住所後安排他們兩個見面,卻在同時發現父親Thenardier先生正打算搶Corsette這家,奮而尖叫阻止。Valjean聽到尖叫聲出來查看,Cosette隱瞞與Marius私會一事而有小偷的痕跡,讓Valjean擔心Javert又回來找他了。

  革命軍起義之際,Marius寫了一封信請Eponine拿給Cosette,請她體諒他選擇從容就義。Eponine找不到Cosette,便把信轉交給Valjean,自己在回去革命軍陣營,卻在途中遭槍殺,死在Marius懷中。另一方面,Valjean看信後才發現才知道原來Cosette和Marius兩人的兒女私情。擔心Marius安危的他便決定加入革命軍,就在革命軍與政府軍交戰前夕,充當間諜的Javert被革命軍識破而遭逮捕。開戰後由於Valjean傑出表現,革命軍領袖便讓他有處決Javert的權力。沒想到,Valjean選擇不計前嫌放了Javert。

  隔天戰事一面倒,革命軍戰敗,幾乎全軍覆沒,Marius身負重傷,Valjean背著Marius從下水道逃走,途中體力不支而倒地,Thenardier先生剛好趁機來發死人財,便偷走Marius的戒指後離開,不久Valjean醒來把Marius背出下水道,卻在橋上遇到了生死對頭Javert,Valjean懇求Javert讓他先把Marius送回去,之後就認他就任他處置。一向剛正不阿的Javert決定放Valjean走,然後他自己卻陷入內心交戰,身為警察怎能放走罪犯,但Valjean對他又有過救命之恩,矛盾與衝突交雜,最後他選擇了投河自盡。

  話說Marius回家康復後,便準備與 Cosette結婚,只是他一直不知道當初是誰救他出來。婚禮之前,Valjean為了怕自己連累Corsette,便決定離開,並告訴Marius自己的罪犯身分,要他不能跟Corsette講,說完後便離去。到了婚禮,Thenardier夫婦打算敲詐Marius,透露初Valjean當初在下水道背著一個死人還偷他的東西,為了證明所言為真,還拿出那個Marius的戒指給他看,Marius才恍然大悟是Valjean救了他,連忙和Cosette去找 Valjean,沒想到抵達之時,正好目睹了Valjean安詳地去世的一幕。

  沒錯,劇情就是這麼長,要刪都很難刪(人物很多可能需要仔細看一下才能夠了解),加上支線龐多,必須交代的事情也不少,所以就變成這麼冗長,不過也就因為故事本身夠強,才能夠屹立戲劇界這麼多年,另外還要歸功演員,飾演主角Valjean的John Owen-Jones只能用「強」來形容(上一段右邊那張照片就是他),從年輕氣少演到老邁龍鍾,一點也不含糊,加上他渾厚催淚的歌聲,很難不動容,尤其在下水道背著Marius逃走要倒地之前唱的那首Bring Him Home,乞求上天寧願犧牲自己性命也要救出Marius,不論是表情、聲音、感情都十分真誠自然,聽的時候真的很希望他能順利帶Marius逃脫。順帶一提,他之前也擔綱演出過歌劇魅影中的主角,也就是戴面具的歌劇魅影,整整演出了三年半之久,他的實力可見一斑。另外飾演Eponine的Cassandra Compton也相當出色,一首On My Own道出她對Marius的愛戀以及兩人間永遠無法結合的無奈(因為她知道Marius喜歡Corsette)。

  儘管劇名叫悲慘世界,儘管充滿了重重困境,儘管人物遭遇各種難題,最重要的是不畏艱難克服一切,以及保持一顆善心看到世界,如同狄更斯的小說一樣,或許就是作者所要傳達給觀眾的訊息吧。還沒看過的人有生之年一定要看看。

劇院資料:
  歌劇魅影在Queen’s Theatre上映,位在Shaftesbury Avenue上,從地鐵站[Piccadilly]出來後,朝通往東北向的Shaftesbury Avenue走約五分鐘,就可以看到在左手邊。上演時間週一至週六晚場7點半,週三和週六有下午場2點半開始。票價為15~55鎊(約台幣一千元到三千五百元左右)。

4 Comments »

  1. momo:

    記得以前聽CD的時候對於On my Own印象特別深刻(也許當年很兒女情長吧 哈)
    但當現場聽到Bring him home的時候, 眼淚真的是不能控制的流下…只能說John Owen Jones詮釋的真的太好了

  2. frank:

    TO momo:
    嗯嗯,沒錯
    聽到他唱要不流淚都很難
    只可惜他好像快要辭掉Valjean的這個角色
    (畢竟也演了兩年多了)
    不過他永遠都是我心中Valjean的完美形象啦

  3. :

    我本來還以為自己沒看過這齣戲,
    不過一看你描述的劇情…
    奇怪,怎麼有點熟悉?
    哈,大概是之前被某人強迫一起看了吧!XD

  4. frank:

    TO 憲:
    原來你也看過啦
    之前都沒聽你講過說
    有機會可以復習再看一次(都有出DVD了)
    一定會很感動的說
    (我有原聲帶,有需要的話說一聲喔)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 TrackBack URI

Leave a comment

Line and paragraph breaks automatic, e-mail address never displayed, HTML allowed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(required)

(required)